Vannevar Bush: 诚如所思(As We May Think)

分享一篇 Vannevar Bush 在 1945 年 7 月发表的文章:


有些概念如互联网、知识共享在今天看起来显得理所当然,然而在第一台可编程通用电子计算机 ENIAC 刚诞生的 1945 年就提出来,则可以称之为远见了。摘录其中的一些内容:

科学提供了人类个体之间最迅捷的交流方式;它提供给人类记录思想的渠道,使人类能够对这些记录下来的东西加以利用和提取,这样一来,知识就会跨越整个人类的生命周期而非人类个体得到传承和发展。

我们所面临的难题看起来并不是我们从当前兴趣的深度和广度出发发表了不恰当的观点,而是我们现有能力根本不足以使这些观点产生多大影响。人类获取的经验正在以飞快的速度增长,而我们从知识迷宫中获取信息与知识的方法,却与过去造横帆船时一样工程浩大。

这些就是有关与计算的想法以及数据的录入。现在我们看起来比以前更糟糕——因为我们可以大规模的扩展我们的记录;而当前的最大问题是我们很难让他们都得到查询。这与仅从科学研究目的出发提取数据相比数据可是一个极为浩大的工程;它涉及到人类对其所获取的知识进行传承,并从中得到效益的整个过程。首要的任务就是筛选,而在这里我们就已止步不前了。也许有成千上万个不错的想法,但因为他们依赖他们的经验,所有的思想都被围困在完美建筑构架的石墙内,但如果学者们通过深入查找每星期仅获得一条数据,所有学者的努力加在一起都无法使其充分发了解最新的发展形势。

考虑到个人专用的未来设备,可能相当于一个机械化的私人文档和图书馆。它需要有个名字,随机抽取一个,就叫做记忆扩展器吧。人们可以将他看过的书、记录和交流都存储在其中。而由于其机械化的特征,人们可以快速而灵活地对其中的资源进行浏览。它是人类记忆的扩展装置。

它由一张书桌组成,当它可能进行远程操作时,它就是人类借以工作的一件重要家具。在家具的上方是一个半透明的屏幕,信息资料可投放在上面以方便阅读。还有一个键盘,一组按钮和操纵杆。不同的是它看起来象一张普通的书桌。

另一端则是存储的信息资料。大批信息通过微缩胶片被妥善保管好。记忆扩展器内部仅有一个小部分用于存贮,其余部分都是机械化设置。如果用户每天插入5000页的资料,他会花钱几百年的时间才能填满整个存储库,因此他可以是随心所欲的记入信心资料。

记忆扩展器的大部分内容都是通过微缩胶片的形式为我们所能购买到的,插入即可阅读。各类书籍、图片、流行期刊、报纸都可以以这种方式获得并安放在一个地方。商务信件也是如此。而且提供直接登入的入口。在记忆扩展器顶端是一块透明板。上面安置了普通书法本、照片、备忘录等各种东西。在使用时,挤压操纵杆就会进行拍照并将照片放在临近的扩展器胶片的空白空间里,这里应用的是干法摄影技术。

百科全书的全新形式将会出现,它即将成为是一个带有联想浏览轨迹的网络,它即将被输入记忆扩展器并被放大。律师在他的领域有很多个人、朋友和机构经验积累所得的想法和决策。专利律师会随时关注那些数以万计的产权问题,他会借助于熟悉的轨迹找到客户重点关心的问题。医生,在对患者的反应感到困惑时,点击已经创建好的有关早期同类病例的研究就可以迅速了解类似病例的历史,借助于参考注释也可以找到相关解剖学和组织学的经典病例。一直致力于研究有机化合物的化学家,在他的实验室里能看到所有相关化学的文献资料,使用轨迹可以找到有关化合物的信息资料,通过旁侧轨迹可以了解物理和化学性状方面的知识。

史学家,可以通过跳读式轨迹,也就是只关注显著条目的方式对人物的大量纵向时间顺序数据进行平行链接,并随时可以进行同时代同时期轨迹追踪,从而能够了解特殊时期的文明发展史。目前有一种一种轨迹先驱者的新行业,他们通过庞大的共享记录创建一些有价值的轨迹,并在其工作中发现了乐趣。大师们留给世人的,将不再是他个人添加到整个人类知识宝库中的记录,同时,还将成为他的后继者们共享的总的知识框架。

科学可以帮助我们实现对人类记录的生产、存储、和查询。在这里我们并没有过多关注于目前已知的以及正在得以快速发展的方法和要素,因为那是我们正在做的工作,相反,我们对未来技术手段作的大胆的描述,也许你让你感到震惊。

假如人类能够反思灰暗的过去,同时更为完整地客观地分析他目前的问题,那么他的精神境界能得到升华。人类建造了一个如此复杂的社会,所以他需要更完整地机械化他的纪录以便将他的经验变成一个有逻辑的结果,而不仅仅是被他有限的记忆能力遗忘掉大半。如果人类能再次获得特权,可以忘记许多不必立即着手去做的事情,他们的生活将会更加愉快,但可以确定的是当这些事情变得更为重要的时候,他们就会找到这些记忆。

科学技术的应用使人类拥有了优雅舒适的住宅,教会了人们在那里健康生活。他们也使人类借助于暴力彼此争斗。他们使人类拥有大量记录,人类依靠经验智慧使他们得到延伸与发展,在人类学习使用记录获得真正利益以前人类可能在战争中毁灭。然而,在科学技术的应用中对于人类的需要和欲望而言,这看起来是唯一不幸的时期,在这个时期人类要么停滞不前,不再应用科学技术,要么因为结果而放弃希望。

1赞